永利4459944
李涛谈人生选择题 拥有好奇心就是拥有年轻
主页 > G绘生活 >李涛谈人生选择题 拥有好奇心就是拥有年轻 > 作者: 2020-07-17 浏览:846
李涛谈人生选择题 拥有好奇心就是拥有年轻
李涛谈人生选择题 拥有好奇心就是拥有年轻

马克吐温说:「The two most important days in your life are the day you are born and the day you find out why.」(人一生有两个最重要日子,一是你出生那天,二是你发现为何而生的那天。)从小我就一直在问:What am I doing?在此跟各位分享一件未曾在其他场合谈过的事─很多人以为我在左营眷村出生,其实我是在高雄六合夜市长大,那一带只有我们一户所谓外省家庭。

母亲不识字,父亲一年见不到3次,我直到50岁以后才开始面对这件事,原来那就是所谓「单亲家庭」。小学到初中成绩一向不太好,还会质疑老师的教育方式错误,有时争论太兇,被老师拿着板子在训导室追着打,但丝毫阻止不了我对自己的叩问:What am I doing?

相信自我质疑的力量

上了大学后,我到美国密苏里念新闻,日子非常愉快,但总觉得每天研究理论无实作,没有意义。还剩半个学期的某天,跟几位教授聚会时,我突然说:「乾脆离开密苏里这个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帮助的地方。」没想到他们也认同,所以我独自到纽约、华盛顿闯蕩,没有生活费,就到餐厅洗盘子,到夜总会当领檯。那是1977年,夜总会生意很好,小费出奇的高。当时台湾公教人员月薪7、8百块台币,我一天可以拿到4、5百美金。

但每晚夜总会开门,客人还没上门前,我独自坐在店里,又开始自问:「What am I doing here?」为了钱吗?「Money is so easy.」但这是我的人生吗?我告诉自己,是该离开的时候了。没多久,我就回到台湾。 1978年我进了电视台,但不是从事新闻工作,而是当演员。

与张琍敏演出中视《家有娇妻》反应热烈,当时我留长髮穿高跟鞋,一身洋气与一般台湾演员截然不同。正当我志得意满时,回家看见桌上父亲留了封信,先是恭喜我戏剧演出大放异彩,接着说,下礼拜找个时间约我去《中央日报》办理断绝父子关係。

那时候老一辈观念是不大能接受儿子跑去当演员。我只好退居幕后,进了华视新闻部。其实进新闻部有违我当时的意愿。换了多次工作,始终不敢进新闻部。归根究柢,是我不知道能否把我长期做梦都想做的事情做好!

被动进了新闻部,对新闻仍充满理想,上任后对政府部门怠惰的行事效率直言不讳,一扫台湾当时多所顾忌的新闻风气,却因此害长官被约谈,也让我深感挫折。1979年台湾发生美丽岛事件,我为几位当事人留下纪录,并将事件剪辑成5分钟新闻,主管看过后要求我收回,他说:「李涛,这条新闻你就当作没有发生过,到此为止。」当着我的面将带子丢到字纸篓去。

勇于面对人生转折

那是一次严重的打击,无法发挥所长还处处受制的抑郁感几乎击溃我,甚至告诉自己,我无法再做新闻了。1985年,30多岁的我决心离开新闻界。因缘际会下,进入福特汽车担任公共事务处处长,当时台湾总经理是一位澳洲人,上班第一天报到,他说:「李涛,I can fire you anytime I want .」我给他的回答是:「You need me more than I need you.」我上任首先发动的,就是承认公司产品有问题。他们一听大为紧张,认为在台湾说自己的产品有问题,就等于被判了死刑。我说不对,这表示我们对消费者的诚意与负责的态度。

努力游说所有部门跟总经理,最后总部同意让我放手一搏。台湾当时有6家汽车公司,一听我们要这幺做都开心得不得了,认为福特完蛋了。但在我们公开承认产品有问题后隔天,所有报纸电视都大篇幅称讚此举是「福特的良知」,是「台湾产业的示範」。从此,福特在台湾奠下厚实基础,更创造了从1985年到1995年的黄金十年。

30岁后我多了历练,开始知道我要什幺、又能做什幺。任职福特汽车时,开始有电台、电视等媒体上门找我主持节目。但外商公司最讨厌员工兼差。我只好向上级报备,最后我成为全球福特汽车有史以来,唯一合法兼差的员工。

总裁告诉我:「这是你最爱的事情,你就放手去做吧。」之所以能让公司为我破例,是因为他们不能缺少我,如同我告诉第一任总经理的那句话:「You need me more than I need you.」后来我陆续主持中广《尖峰对话》、TVBS《李涛广场》,最后更毅然决然离开福特汽车,重回媒体,担任刚开台两年的TVBS总经理。

 环境是可以被挑战并突破的

我在TVBS将近20年之中,开创了太多创举,无论是中广时期,或后来TVBS《2100全民开讲》都是台湾首次完全打破政治禁忌,摆脱政党干扰去处理社会议题的谈话性节目。第一次政党轮替前夕,节目从屏东到基隆,一路做现场节目,讨论台湾会不会变天?有个国民党大老说:「李涛,你再这样做,我们一定变天。」后来果然实现了。

我们首创户外开讲,现场几千位观众,稍一失控就会演变成暴乱,但我们做了70场都平平安安,当时大家一起努力冲,只要有想法、有创意就立刻做,而且当天做。921大地震第二天,我们立刻前进南投中寮,当我们在中寮开始对卫星转播,全台湾还有很多地方没有通讯。有人说:「2100能来,政府的救援为何还没来?」

30岁前我一直做梦,30岁时找到自信,35岁后在福特汽车,以及后来进入TVBS,累积人生成就,同时重新设定游戏规则。但我也不会以粉身碎骨的方式去冲撞,而是用智慧去设法突破,结果也让TVBS做为一个媒体,却能在台湾历史进展中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。 二次政党轮替后,我的老毛病又犯了,又开始问:What am I doing?收视率是我要追求的东西吗?2000年后,我感觉媒体开始失去追求事实的精神。

如果一个媒体的核心价值不能再去碰触国家与人民有关议题,那是一种失职。我知道在现今风气下,做这些东西会很辛苦,但我仍向新收购的股东说明,如果要让TVBS还有点价值,就不能靠收视率,而是影响力。他们听了没有表情,但我当然要去承担这个事情,明知没收视率但非做不可。如此做了一年下来,实在很痛苦,用尽方法把议题包装成有一定程度可看性,但仍不敌现实。我就想,如果我在媒体上已经无法发挥作用的话,那也就无须恋栈。

鼓舞老师、改变教法、翻转孩子的哲学

现在我负责「关怀台湾文教基金会」,真正深入台湾去了解偏乡地区的教育现况。这几年来我自认还有点价值的工作,就是去鼓舞这些老师,让他们改变教法、进而翻转孩子。你看着老师转变,孩子就转变。如此一点一点做,你会发现台湾还是很有机会的。刚说到40岁后的我开始改变体制内的规则,到现在50多岁、接近60岁时,真正开始做我想做的事情,那些我认为更有价值的事情:不为生活、不为薪水,也不是为了自己。

有时候我在想,如何定义年老或年轻?我的结论是:如果你永远有好奇心,如果你永远有使命感,那你就是年轻的。使命感无所谓大小,不管是帮自己或帮周边朋友,乃至为一个社会做一点事情都可以。即使我到了现在的年纪,我仍对未来充满期待。所以我鼓励各位,保持好奇、不断学习,给自己去创造一个丰富的使命感,一个Vision,每个人都有能力为自己,甚至为台湾做得更多。

李涛谈人生选择题 拥有好奇心就是拥有年轻
李海珍,LINE之父,他是个什幺样的人呢?
李淑玲捐12%原本心脏麦嘉敏间接延续他人生命
  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