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4459944
致好人:每说一次「不」,气场便强一分
主页 > G绘生活 >致好人:每说一次「不」,气场便强一分 > 作者: 2020-08-01 浏览:111
致好人:每说一次「不」,气场便强一分

图/Shutterstock 文/王欢

 致好人:每说一次「不」,气场便强一分

  一向开朗活泼的小娅,这几天看起来有点颓丧。同屋的几个老大姐八卦心很重,趁着午休吃中饭时刨根问底:「小娅,妳最近这几天怎幺了?」

  小娅沉沉的叹了一口气,不停用勺子戳餐盘里的米饭,过了很久,她才拖着哭腔说:「我老公的哥哥的儿子在我家过暑假……。」

  关于小娅的这位小侄子,我们早有耳闻,是个知名的混世魔王、超级破坏分子,在江湖上是与哈士奇、萨摩耶、阿拉斯加齐名的拆家小霹雳,从小就被家人宠坏,去哪儿都无法无天,属于人见人烦、花见花败的魔鬼型选手。因为小娅婆婆的缘故,每到寒暑假,他没少在小娅家里寄住,小娅家里所有好玩的、好吃的东西,一件一件都被顺走,这倒也可以不计较,关键是家里多了一个没教养的孩子,很影响生活品质。

  几位老大姐一听,开始替小娅发愁。正常来说把孩子养成这副德行,就不该随便放出来祸害社会,但这世上还有一种自认为「我家孩子天下第一可爱」的父母。

  我说:「妳也真是,就让妳老公直接跟妳婆婆还有他哥哥说,不要让孩子来就好了嘛。妳婆婆想念大孙子,可以去她大儿子家里看望呀!」

  小娅噘着嘴,露出一副不争气的窝囊样子,小声说:「他们是挂念着这边好玩的地方多,再说我也不好意思张口,这样一说,多得罪人啊。」我就猜到她会这样说。说实话,共事这幺多年,我还真没听见小娅对谁说过「不」字,她可是公司内部着名的老好人。

去年,同屋的莎莎结婚,公司规定的婚假只有一週,但莎莎要去欧洲度蜜月,这点时间肯定不够,她便跑去找领导请假,软磨硬泡之下,领导暗示:只要她能找到人愿意接手她的工作,保证公司运转正常,公司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容她多休几天。

  莎莎瞄了一圈,一眼锁定头顶天使光环的小娅,因为在这间屋子里,也只有小娅不会拒绝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第二天,莎莎放心的登上了去欧洲的航班,小娅的悲惨生活就此开始。公司里的人事安排向来遵循一个萝蔔一个坑的原则,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饱和,不太可能有多余的时间同时做两份工作。而领导的态度也很明确,这是莎莎自己的人情往来,公司不插手、不调薪,只看结果,不问过程。

  小娅没办法,只好每天加班到晚上9点,做完莎莎的工作再回家,这一做就是20天。莎莎从欧洲回来后,兴高采烈的向同事们发放纪念品,看见一双黑眼圈的小娅,也只是轻飘飘的说了句:「谢谢亲爱的,辛苦啦,我特意给妳準备了双份小礼物!」

  事后我偷偷问小娅:「当初莎莎求到妳头上的时候,妳为什幺不拒绝?」

  小娅又露出那副容易招惹小人的窝囊样子,小声说:「唉,我没想到两个人的工作这幺多,不过一口拒绝多不好,多得罪人啊!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,以后我还怎幺和莎莎相处?」

不得罪人,别人就会骑到你头上

  小娅日后和莎莎怎幺相处我不敢想像,但莎莎是如何与小娅相处的,我们可都是看在眼里。

  小娅每天早上到公司,要带2份早餐,另一份是帮莎莎带的。每天下班前,莎莎都会提前预订:「亲爱的,明早帮我带一份不加葱花和香菜的鹹豆腐脑,加少量辣椒油,外加一根油条,记得要刚出锅的那种脆脆的。」或是「亲爱的,明早帮我带一份不加葱花和香菜的甜豆腐脑,不加辣椒油,外加一个甜脆圈。」

  有一天早上,我下了公车,正好遇见小娅。只见她双手拎着一袋一袋吃的,有碗装的、有杯盛的。小娅把这些袋子分别挂在不同的手指上,并努力张开五指,以免把那些满满当当的碗、杯子挤歪了,把里面的汤汤水水挤洒了。

  我见她的手指肚已被勒得发紫,赶紧上前帮她分担一点儿,随口说道:「莎莎住的地方一出门到处都是早餐店,她就不能自己在家吃好了再来,妳也是,她让妳带妳就带!」

  小娅绽开了软柿子般纯天然、无公害的微笑:「她可能是怕迟到吧。唉,带就带吧,一顿饭而已,也没什幺大不了的。她既然张口了,我也不好意思回绝,那样多得罪人。」

  小娅的厚道,或者说傻,让我们觉得好窝心,平时也没少议论莎莎做事过分,但当事人小娅都没说什幺,即便我们有心为小娅打抱不平,也不好张口。而莎莎就好像吃定了小娅一样,连芝麻大的事情,也要麻烦小娅。我多幺希望有一天,小娅能硬起来,直接回绝莎莎:「对不起,我不方便,妳自己做吧。」

  可是她从来都没有,她一直在为难自己,供养一种摇摇欲坠的友情,维繫一种一个「不」字就能斩断的关係,活在天下太平的假象里,她把这种单方面的付出叫作经营。她的善良透着一股懦弱的气息,表现为一种刻意讨好的姿态。只是,一个人的能量终究是有限的,而另一些人的无耻却是没有底线的;内心的感受是真真切切的,而连拒绝也经受不起,情谊就是虚假的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捨得、不敢、不愿意和别人开撕的人,往往先要撕碎自己,先结束一个人的战争,再奉上他人世界里的和平。

  但撕碎自己的疼,善良的人都懂。

  

某天,莎莎给小娅传了一份离线文件。点开一看,是前半年的销售资料,密密麻麻的数字,看得让人眼晕。

  大家都是平辈,莎莎张口便说:「小娅,这份文件妳帮我对一下吧。」小娅当时正在忙,说:「那我下午看吧,上午有档要做,领导急要的。要不妳先对着,对不完我再接着对。」

  莎莎随口说一句:「那我还是等妳吧,我看这个眼睛疼。」

  莎莎说完这话,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下来。如果有弹幕,可能会是这样的:

  「谁的眼睛也不是探照灯啊,妳嫌累、嫌疼,难道别人就没感觉吗?」

  「小娅骂她,节操呢?」

  「莎莎画风这幺清奇,请问人事部从哪儿招来的?」

  「请她原地爆炸好了。」

  小娅操作滑鼠的手,突然停了下来,她盯着莎莎的脸看了一会儿,然后扯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笑,从前的笑里藏着讨好,但那天的笑里藏着一把刀。我隐隐觉得好像有大事要发生。

  果不其然,小娅涨红了脸,发出颤抖的声音:「对不起,妳看了眼睛疼,我看了眼睛也会疼,那本来就是妳的工作,妳自己看,我没有时间帮妳!」

  看,天底下本就没有绝对的逆来顺受,底线这东西,人人都有。

  我忍住跑出去放鞭炮的冲动,在心里默默喊着「干得漂亮」。再看其他人脸上那股压抑不住的兴奋,顿时觉得我们好像获得了某种胜利。

  是的,是我们。我们是同事,在利益和竞争面前,关係微妙,但这不妨碍我们是同一类人,我们照样讨厌整日被莎莎之流噁心。小娅肯站起来,是我们每个人的胜利。

  再看莎莎,茫然无措的看着小娅,嘴巴张合几番,终是没能说出一句话,因为她本来就没有道理。她大概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往昔逆来顺受任自己差遣的小娅,怎幺突然就有了不肯当牛做马的觉悟了呢?她此时此刻能做的,只是把所有的不满堆在脸上,宣洩消化不了的窘迫,暴露自己的人格底线。而那些年,小娅代过的班、捎过的早餐、受过的累、背过的锅,早已因为这一次拒绝变得一文不值。

体会人生快意,从得罪人开始

  但我知道现在的小娅不会在意了。当她心上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弯,就不可能再忍受来自他人明目张胆的践踏。莎莎是小娅开启新生活的序幕,她的过分让小娅终于肯看清人与人之间的不同,面孔与嘴脸之间的区别。自此后,小娅从里到外变了一个人,她每说一次「不」,气场便强大一分,久而久之,她不再是同事、家人眼里最亮眼的软柿子,也不是人人可以权衡的小菜一碟。

  而令人感到诧异的是,伴随着小娅的翻身,莎莎彻底变成了畏首畏尾的老鼠。不知道夜深人静时,她是否肯反省一番,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把那个心甘情愿帮她忙、天天帮她带早餐的好伙伴弄没的,更不知道她是否还能适应再无捷径可走、再无便宜可占的职场生活。

  某天,我见小娅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讯息:体会人生快意,是从敢得罪人开始的。我知道她已準备顺势而下,踏平别人强加给她的所有不如意。那日午休吃饭时,小娅跟大家闲聊:「我把老公的侄子赶走了,打电话直接跟亲戚说的。」

  我揶揄她:「妳不再害怕得罪人了?」

  她淡淡的说:「得罪就得罪吧,又能怎样?」

  是的,又能怎样?最多不过失去一个从来不曾尊重过自己的人而已,却能收穫更舒心、自在的生活。说到底,还是愉悦自己更重要一些。人生如此漫长,难免遇上各种各样的人,如若谁都不得罪,势必只能自己乾受罪。那些你不想得罪、不敢得罪的人,他们永远都是挡在你面前的一道墙,不会变成成全你的一条路。

  你更无须担忧打破和谐之后的得不偿失,你真正的价值,就是在摘掉老好人桂冠后所剩余的价值;你真正的朋友,是摘掉桂冠后,还依然不离不弃的朋友;你真正应该在意的感情,是摘掉桂冠后,还依旧纯真坚定的感情;你真正拥有的生活,是摘掉桂冠后还握在手里的生活。我们绝不该把有限的心情,都用来纠结那些虚无缥缈的人与事。

本文出自《欢迎指点,但谢绝指指点点》大是文化出版

 致好人:每说一次「不」,气场便强一分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致好人:每说一次「不」,气场便强一分
致女人:这4个癥状不简单都是宫寒徵兆
致好姐妹的情书:我可以没有男人,不可以没有你
  相关文章